Welcome to Huatian (ht) tECHNOLOGY group!
Navigation
Contact us
hotline
029-82475858
Address: Weiyang District of Fengcheng city of Xi'an province Shaanxi five road No. 105
location: 官网首页 > english > About TSTH > Latest news > industry news >
网约车往事:程维和卡拉尼克的无限战争
source:admin time:2019-08-21

那是程维创业以来最黑暗的三个月,这铺天盖地的指责让滴滴使命“滴滴一下 美好出行”变得愈发的刺眼。

而卡尼拉克在美国的名声更是有了断崖式的下滑——关于卡拉尼克和 Uber 的丑闻就从来没有停歇。

2014 年 2 月接受《GQ》杂志采访时,卡拉尼克表示曾给 Uber 起了别名——“Boober”,这个词将女性物化成胸部,引发了外界对Uber对待女性态度的质疑。

同样,2017一位离职的员工揭露 Uber包括性骚扰、被乱改评级等糟糕的公司文化,卡拉尼克并没有表现出对于解决问题的态度和道歉的诚恳,“冷漠”的公司文化再度浮现。

卡拉尼克另一个身份——“特朗普商业顾问委员会成员”也给他带来了大麻烦。

彼时特朗普的限制移民政策引起了美国的反对,纽约出租车司机联合会也呼吁包括 Uber 在内的所有出租车司机,在当天晚六点到七点之间停止接送往来肯尼迪机场的工作,以示抗议。

但 Uber却关闭了“动态定价”功能来推广自己的打车服务,这引起了用户和出租车司机的怒火。于是“特朗普商业顾问”就成了用户最好的发泄对象,导致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用户运动:删除 Uber 。

不仅要把握住群雄并起的网约车市场,更要应付媒体和消费者的质疑,卡拉尼克肩上的压力很大,而程维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去年,滴滴同样遭遇了来自国内用户要删除App的不满情绪。

郑州和乐清相继发生乘客遇害后不久,滴滴的口碑就开始下滑,明星带头删除滴滴出行App的举动接二连三发生,并多次上了微博热搜,让刚刚上任的安委会主任的程维招架不住。

矛盾集中爆发的几个月中,滴滴只做了两件事,道歉和完善。为司机所犯的错误道歉,以及对产品的缺陷不断进行完善。

面对同样的局面,卡拉尼克发表了缓和用户情绪的公开回应,还斥资 300 万美元购买了 Instagram、Twitter 和 Facebook 的广告位,可依然没什么用。

更要命的是一系列关于卡拉尼克的丑闻接踵而至,硅谷的投资人也坐不住了。

值得讽刺的是,那些曾经大肆赞扬 Uber 的创新和革命性的投资人也找上门来讨伐卡拉尼克。

这件事一时间在硅谷轰轰烈烈,最终,Uber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,之前丑闻缠身的根源,与公司文化和创始人卡拉尼克直接相关。

而程维在关于大量用户删除App的事件中,则显得从容淡定得多,他将一个一个被消费者所提出的弊病,不断进行优化和完善,上线各种服务来提高出行安全性。

这时候的程维不再是曾经那个因为一点失败而气馁的年轻人,而是一个在经过商业江湖锻炼后的狼性企业家,学会化危机为转机。

2017 年 6 月 13 日,Uber 宣布卡拉尼克将开始无限期休假,而在致员工信中。

卡拉尼克这样写道,“我们走到了什么地方,又为何会走到这一地步,这些都是我的责任。当然,很多事情值得骄傲,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改善。无论什么情况,我都在 Uber 身后,推动 Uber 成为我们梦想中的那样。”

一周后,6 月 21 日,这位创立并领导 Uber 八年的 CEO 主动宣布辞职,但卡拉尼克在董事会的席位仍然保留。

05

格局

卡拉尼克走后,Uber迎来了新的CEO达拉·霍斯劳沙希,自上任以来,达拉都在致力于修正卡拉尼克和过去Uber带来的负面影响。

而站在用户的角度,人们对 Uber 中国的黯然离场充满了不舍。

Uber 曾经的确利用历经全球市场验证的手段在中国实行了良好的营销。

但 Uber 在中国的结局显而易见,经历价格补贴大战之后,Uber 中国被滴滴收购,在两家巨头抢占市场进行补贴大战时的受益用户。

时至今日也很“怀念”那时候的打车低价,而今天一家独大的滴滴被很多人说成是“垄断者”。

这个来自于工业时代的词汇,让程维哭笑不得。

程维并不认为滴滴完全形成了垄断,并且即使形成垄断也不能用旧的工业时代的思维看待垄断。

程维眼中,互联网本身的角色就是秩序破坏者,当新的力量完全驱逐就的力量之后,自然而然就会形成垄断。

眼下滴滴的壮大就是一个机遇,程维自己也想让中国有机会角逐网约车行业的话语权,想要实现这一切只有集中互联网流量才有机会。

程维在和卡拉尼克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曾是滴滴和快的组成的游击队,接受了来自美国的带着全球市场战争经验的精兵强将的攻击。

程维学会补贴大战并不能让赢得市场尊重,无论尊重是来自于消费者还是竞争者。这让程维改变了策略,让滴滴回归到公司的使命——让出行更美好上。

事与愿违,滴滴树大招风。

尽管滴滴在中国市场占有巨大份额,每当各种案件发生时,滴滴会遭到关于司机把关不严制度不完善的指责,滴滴在预警和客服上的确难辞其咎,但冲动下突发性是不可预估的,滴滴也承受更多的压力。

为此,在去年上任安全委员会主任的程维,通过人脸识别司机、一键报警、紧急联系人、自主选择出行路线等方式来将安全出行贯彻到每一个工作细节。

程维曾说,“滴滴就是一辆250 km/h 高速行驶的汽车,在路况异常复杂的路上,还有人来撞你。

任何一个细节操作的失误,任何一个弯道甚至一块石头,都很可能让我们前功尽弃。”

卡拉尼克黯然离场时将一封离职信登在纽约时报上,他说:“在这个世界上,我爱 Uber 胜过一切。在我人生中这个艰难的时刻,我接受投资者们的要求,选择下台,这样 Uber 就能回归正轨,而不是卷入另一场争斗之中。”

Huatian (ht) tECHNOLOGY

Weiyang District of Fengcheng city of Xi'an province Shaanxi five road No. 105